文/和君集团合伙人  王绍凯
 
 
 
2015年成为国家“一带一路”大战略的“落实元年”!
 
不但国家顶层出台了一系列的重大布局举措,各地方更是热情爆棚,竞相冲刺对接“一带一路”,各方主张此起彼伏,卡位争夺战早已全面接火,用“骚动”一词来形容当下局面丝毫不为过。
 
为避免历史上曾屡次上演的无序竞争的“中国式乱象”,一方面我们期待国家顶层尽快出台统一规划,另一方面,我们亦建议各地方也能够理性谋划、冷静行事。
 
要知道,最终胜出的往往不是叫声最响的那个,而是那个沉住气、踏实干、有所为的“影子选手”。
 
如果不信我这句话,那就请大家去关注一下在这场“一带一路”卡位战中,那个埋头苦干且笑而不语的重庆吧。早在“一带一路”战略提出的五年前,重庆就已经悄然地在这个大趋势中找到了自己的明确定位并做好布局;现如今,中国往欧洲发货最多的并非是第二条亚欧大陆桥中国段上的任何一个省市,而是原本不在这个主干线上的重庆。
 
鉴于此,为了帮助那些渴望在“一带一路”战略中寻找下一波成长动力的区域和企业能有一个更加理性而差异化的微观策略选择,笔者给出如下几点建议,供大家参考。
 
一、遵循天空法则,而非丛林法则
 
首先,“一带一路”范围足够之广,足以容下也必须是多中心、分布式架构的。所以,所谓“桥头堡”、“心脏”之类的绝对地位定位就显得意义不大了,想追求绝对的领导地位或绕不开的必经枢纽最终只能是妄求。
 
其二,竞争与合作不是平面的,而是立体的、犬齿交错态势。各参与者互相联动、彼此影响。故在微观思考时,也一定不能用你死我活的丛林法则来指导,而更要强调多维生态的天空法则:老鹰有老鹰的天空,麻雀可也已有麻雀的天空。这提醒各参与者们千万不能陷入这样的误区:即首先给自己扣一个“桥头堡”或“心脏”的帽子,然后围绕这个目标把自己搞成了一个自娱自乐的“孤城”。一个真正有前途的发展设计一定是要在不同的跨区域协同分工链(网)下动态地扮演差异的、专业优势上不可替代的角色。
 
二、地缘优势与地缘产业的耦合
 
先说句题外话:翻开各省的“五年规划”,你会发现大家的战略性产业发展结构的雷同化程度令人不忍直视,追风和跟潮流成了各地选择战略性产业的集体无意识,未能真正结合自身的独特地缘优势进行思考。
 
放到“一带一路”这件事上,认清自己和卡位大势同样重要!
 
而“认清自己”的关键在于深刻地洞彻本地区的地缘特征,进而去发展最能与你的地缘优势相耦合的产业。
 
只有这样,你才能找到真正属于你的差异化,才能真正识别出本区域究竟更适合发展具有高时间敏感特征的产业(电子信息、时尚产业等),还是高资本、高技术密集型产业(电子、互联网、高端装备等),亦或是长链条、高整合门槛的产业(如现代农业)……
 
当你更加深入地剖析本地区的“人缘优势”、“资缘优势”、“商缘优势”,那么你可以更加清楚地知道卡位所选产业的哪个环节更适合自己,究竟是轻资产运作还是重资产运作更容易成功。
 
如果你还能把“动态”和“无疆界”这两个因素考虑进去,那你几乎有可能在“一带一路”这个超大平台之上催生出一个世界级的产业集群了。
 
因为,“世界是可以重组的”!

三、做环境比做产业更重要
 
如果说,地缘优势还只是一个“历史”的范畴,那么构建环境则是主动塑造未来的魔术之手。
 
我们以商贸流通环境为例来说明。
 
过去我们常常有种片面认识,认为商贸流通只是配套和服务于产业而存在的,却忽略了通过靶向构筑高能级商贸环境去反向拉动产业发展的可能性。日本综合商社模式在这方面无疑可以给出巨大的启示:贸易商社通过其在全球范围内的靶向资源掌控、渠道网络铺设、商贸信息获取以及其融合控制的庞大金融力量,为日本国内制造企业的发展提供极强大的商贸、资源和金融支撑(仅一个三菱系下就拥趸9家世界五百强企业),甚至形成了互为犄角、协同作战的格局,这在中日钢铁企业全球对抗的过程中就可见一斑。
 
重庆原本并不在亚欧铁路桥的沿线,却主动通过兰渝铁路的修建构筑了渝新欧物流大动脉。
 
而这远远不是重庆构筑商贸环境的全部。
 
重庆市还积极向国家争取政策,成立了两个保税区,降低保税物流成本,便利了转口贸易的发展;同时成立了航运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所等7个金融要素交易市场,谋求成为长江上游金融中心;吸引跨国企业将亚太结算中心,高级研发中心开在重庆,赚取产业链高价值环节——正是这一系列商贸环境的打造,拉动重庆市电子信息产业由2008年以前的几乎为零提高到2014年的全市第一大支柱产业,笔记本电脑产量占全球三成,极大推动了重庆产业结构的调整,改变了过去汽摩产业“一支独大”的局面。
 
四、跨区域协调和多方利益共享机制设计是关键
 
亚欧大陆桥建成已久,但为何长期以来其政治意义远远超过经济效益?答案只有一个:沿线涉及利益主体众多,致使人为的流通成本居高不下。重庆很好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对外通过“安智贸协议”、“渝新欧铁路联运公司”等手法与国际沿线的国家结成利益共同体,破除原来碎片化的跨国运输障碍,国内则与兰州结盟联手形成对这条物流大通道的掌控能力。
 
五、结论
 
诚然,“一带一路”大战略对当下中国大多数地区和企业而言都将是一次巨大的机遇风口,甚至可以说是飓风。但是,也千万不要冒冒然就冲到风口,希望像猪一样被一吹冲天。
“一带一路”绝不只是一个震天的号角,它所带来的将是对所覆盖地区传统思维乃至权力结构的巨大冲击,这里面不但蕴含着海量的机遇,同样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因为这过程中需要面对非常复杂且动态的局面,更需要决心坚定的大量资金资源投入;如果不进行系统审慎的思考和整体的设计,很可能最后的巨大投入并无法换回预期的结果!
泼一瓢冷水,换一份清醒。